青岛企业“集体突围”主攻智能制造

时间:2019-07-26 10:53       来源: 安荣保健品有限公司

  几乎与阿里巴巴2015杭州云栖大会同时,10月15日到16日,全球各地的企业精英和专家学者汇聚青岛,参加世界互联网工业大会,探讨如何用互联网改造工业,并分享青岛的经验。

  在德国物流研究院中国首席代表房殿军博士看来,美国基于其大数据、云计算技术的领先优势,直接把工业互联网推到一线,对工业和商业进行了全流程的改造;而德国基于其发达的制造业和全球范围互联互通的供应链,围绕制造业自下而上进行4.0的改造。青岛的路子更像德国的工业4.0。房殿军认为。

  青岛市经信委主任项阳青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智能制造是青岛的主攻方向,青岛目前出现了企业集体突围的现象,希望能创造出青岛模式。

  海尔、双星主攻智能制造

  提到青岛的企业,人们首先想到的就是海尔。2012年,海尔集团董事局主席兼CEO张瑞敏启动了海尔的网络化发展战略;2013年,海尔提出企业无领导、管理无边界、供应链无尺度的三无战略;2014年,三无被企业平台化、员工创客化、用户个性化的三化取代。海尔的每一步变革都吸引着外界的关注,此次大会上,张瑞敏阐述了海尔变革的逻辑。

  张瑞敏认为,互联网带来了商业模式、制造模式、消费模式的颠覆,传统经济的本质是分工,而互联网的到来催生了去中心化和去中介化,分工变成了分布,这就是为什么要变革,在此背景下,必定要打破企业的科层制。

  海尔计划在其前端汇聚大量的创客,形成一个个小的经营体,而海尔则变成一个平台化的企业,发挥规模的效应和小经营体的活力。

  海尔并非青岛唯一的平台类企业。项阳青告诉记者,青岛在今年6月提出了发展互联网工业的555目标,即利用5年时间,实现青岛市企业互联网转型的整体突破,建成5个面向全国乃至世界的平台类企业、50个智能工厂和500条自动化生产线或者数字化生产线。企业需要依据自己的实际情况,在这样的规划中找到自己的定位,向着互联网方向去做,做了总比不做强。项阳青说。

  青岛红领的目标也是成为5个平台类企业之一。在会上,红领集团董事长张代理介绍了红领打造平台化企业的思路和数据驱动生产、需求驱动营销的工业商业一体化的生态圈。张代理表示,12年的服装定制生产经验让他看到,靠人来管理企业是无法走上定制化生产的互联网道路的,必须靠数据驱动,靠智能生产。

  张代理向《中国经济周刊》记者介绍,顾客不管在什么地方,如果他知道自己穿衣的准确尺码,可以直接在线选择款式和面料;如果不知道,使用红领的O2O应用,红领设在各地的移动大巴会派出裁缝上门量尺寸。下单之后7个工作日就可以做出为其量身定制的衣服。在设计端,红领则建造了开放的设计平台,人人可以根据消费者需求提供自己的设计作品。张代理告诉记者,目前红领已经设置了10辆移动大巴,来自不同渠道的设计作品也源源不断地进入红领。

  双星集团目前正在建设国内首家绿色、环保的轮胎工业4.0工厂,双星副总经理李勇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轮胎行业是传统行业,但是本着不触网就死亡的理念,双星一直在尝试转型。利用政府安排搬迁的机会,在董家口新区重新建设了智能化工厂和流水线,配备了试车中心。现在工厂流水线上跑的每一个产品都有有效订单的支持,有明确的产品型号、交货日期和金额。

  项阳青告诉记者,生产资料行业进行互联网改造相对困难,面对工业互联网化转型,消费类企业当仁不让。因为消费行业直接接触消费者,不仅需要提供商品,更需要提供服务。而消费品行业所面临的低附加值问题,正可以通过个性化定制来改变。个性化定制可以带来高附加值,而互联网思维就可以解决个性化定制带来的成本攀升问题。工业互联网化就是要用发展服务业的思路发展第二产业。项阳青说。

  专家:实现互联网与工业的深度融合仍需补课

  工业面向互联网的转型可能并不像说起来的那样轻松。中国互联网工业协会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就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记者,工业互联网化转型不是说转就转的,需要大量的投入。很多企业面向互联网转型是很犹豫的,像CAD(计算机辅助设计软件)和CAM(数控编程)这样的软件,很多企业就买不起,即使买得起,也不一定会用。政府可以主导成立相关的咨询机构或者平台,购买这样的服务,让企业以较低的价格去使用。

  在青岛市经信委的网站上,9月29日的一则公告显示,青岛市政府购买了价值270万元的中小微企业管理诊断指导和创新服务两类服务,共6个服务包。除了为中小微企业创新购买服务外,项阳青告诉记者,还将落实对青岛市企业的大规模培训;同时,青岛市政府预备成立12亿元的互联网工业发展基金,让愿意进入互联网工业的企业得到帮助。

  邬贺铨告诉记者,我国提出互联网+和中国制造2025等理念,包含了利用互联网实现经济发展方式转型,并在新常态下应对经济下行压力的意图。而目前,我国的消费互联网领域已经达到全球领先水平,但是产业互联网的发展和美国还有较大差距,特别是云服务的渗透率和中小企业互联网的使用率这两个指标上。他预计我国产业互联网赶上美国可能要在2040年之后。

  房殿军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介绍,德国提出工业4.0,美国提出工业互联网,中国提出互联网+,都是基于自身的工业基础和经济基础。德国的制造业很先进,已经达到了3.0的水平,中国的工业基础较为薄弱,互联网的应用在商业领域取得了飞速的进步,但是在工业领域的应用却较为迟缓,中国要深度融合互联网与工业,实现跨越式发展,还需要补课。

  房殿军认为,高级蓝领工人不足是重要的问题之一。在中国,大部分家庭不希望孩子去接受职业教育,而是希望孩子考大学,结果很多大学毕业生找不到工作,而高级蓝领工人又不足。如何转变社会观念,加强职业教育,提高蓝领工人的生活水平,为制造业的工业互联网化储备足够的人才是政府需要关注的问题。

« 上一篇:我国工业互联网应用路径初步形成
» 下一篇:没有了

娱乐八卦
频道推荐